第06版:人文·世象笔记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 
版面导航

第01版
头版

第02版
衢州新闻

第03版
专版
 
标题导航
返回首页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2019年2月11日 星期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搓草绳,买猪肉
王志兰

    王志兰

    也许我这里要讲的故事你会不相信,很不相信,但它是真的。

    搓草绳,怎么就跟买年猪肉站在一起了呢?

    生产队里分来上千斤稻草,堆在院子里。放了寒假,母亲看过我的奖状后,表扬了几句,就下达寒假作业——搓草绳。具体目标是将院子里的这一堆稻草搓完,将生产队分配给我们的年猪肉买回来。母亲说,家里没有钱了,过年买不起猪肉了,但买不起猪肉就没有面子,所以大家一起搓草绳,将面子挣回来,还有肉吃。

    母亲的简单动员,我和大姐懂了,立即投入搓草绳的战斗中。母亲给我们定的计划是每天搓十斤草绳。小弟呢,男孩子,不擅长做这事,但还是有任务,每天两斤。

    稻草很粗糙,要经过捶打后可以上手搓。我与姐一个举木槌打,一个转动稻草被打。完成后,坐下来,就开始用双手搓草绳。我第一天,坐在小凳子上很多个钟头,不停地搓,完成十斤。

    小弟属猴,坐不久。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每搓完一把稻草,就用杆秤称一下。他的一斤草绳是一两一两称出来的。但他搓的草绳恰很精致:反手绳,粗细均匀,像极工艺品。母亲将他的草绳作为门面,卷在最外层,极有面子。

    晚上,父亲、母亲空下来,也加入搓草绳的队伍。夜晚很安宁,头顶上的电灯闪着黄晕的光。我们围成一圈,各自搓着自己的草绳。我们一边动手,一边动口,一家人说说笑笑,夜渐渐深了,地上的草绳一点点多起来,这场景有趣味,很温暖。

    搓五天了,草绳一百多斤,母亲便催促父亲早起进城。水亭街上有一家山货店大量收购草绳。父亲人高腿长,没几个小时就回来了。草绳每斤五分钱,父亲拿出五元纸币给母亲,母亲脸上笑意盈盈:“有肉吃了!”

    每天刚吃完两碗番薯粥,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开始继续搓草绳。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父亲去城里也有好多次了。每当父亲拎回来一挂一挂的猪肉时,我们的眼睛就一次一次地发亮。母亲也会割些肉做饭,像煮萝卜饭、白菜饭什么的,加上些许猪肉,味道极好,那叫一个鼻头粘到舌头。

    搓草绳的事儿其实是很苦的,我们的手心已经好多次在滴血了。每天早晨,用胶布贴伤口,继续搓,继续搓;那份生疼现在想起都倒吸一口凉气。但为了过年,为了吃肉,还有母亲的再三鼓动,我们不知累,不怕疼,每天坚持着。我们终于将生产队所有分给我们的猪肉全部买回(有些人家没钱就不要了,这会引来他人的白眼),我们靠自己的双手挣回了一家人的尊严。

    眼看着家里的肉都买回了,父亲来了一个自作主张。

    那次,父亲与往日一样,推着独轮车进城,带回来的不是钱,而是从山货店里买回的两把崭新的竹椅子。椅子还没有从独轮车上拿下来,立即遭到母亲的抗议:“这么不会过日子,买什么椅子?”“过年了,有新椅子坐,很好!”父亲咧着嘴,笑道。我们三个孩子早就抢着在新椅子上坐来坐去,满心欢喜。搓草绳的额外财富——两把竹椅子一直伴随着我们,前两年才光荣退休呢。

    搓草绳的事儿,原本是艰难生活的印证,但经过时间的过滤,回眸却发现那段时光闪着光芒,是我们一家人为美好生活而奋斗的难忘时光。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  © 版权所有 衢州日报社 合作伙伴:方正爱读爱看网
   第01版:头版
   第02版:衢州新闻
   第03版:专版
   第04版:人文周刊
   第05版:人文·地理
   第06版:人文·世象笔记
   第07版:人文·悦读
   第08版:时事综合
年的记忆
吃年糕
起鱼塘
搓草绳,买猪肉
《吉祥图》
《吉祥图》
吃年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