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版:人文·世象笔记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 
版面导航

第01版
头版

第02版
衢州新闻

第03版
专版
 
标题导航
返回首页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2019年2月11日 星期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吃年糕
严建平

    严建平

    “吃了年糕年年高”。小时候拜年,外婆总要叫我们几个小辈吃些年糕。

    腊月。村尾四五户农家会合伙打年糕。场地就选在被划为地主的文翰伯伯四合院的中堂,堂内开阔,便于施展。烧灶、上蒸、入臼、捣打、压模、摆糕,程序流畅,配合默契。最爱看“卸妹妹”叔叔在堂前松鹤年画下的哼调夯打,晁文娘将细腻的糕坯入模按实倒出的画面。青石臼光滑,年糕模油亮。窗外乌风冻,猎猎风中带着雪籽。西厢房内,文翰伯伯也正在施展他的才华,一地红春联,笔力遒劲。

    打年糕是大事,从浸米开始,到将一根根带有吉祥图案的年糕码好,全是纯手工。配以春联,年味已浓。

    分田到户后,家中粮食略有盈余。此时,年糕已不再合伙手工打做,而是改用机器榨。依旧是临近年关,父亲会用独轮车扎上浸好的米和劈好的干柴推到年糕厂。周边几个村都集中在那几天榨年糕,队伍很长。

    天气阴冷,飘着雪花。父亲从一早就排队等候,直到天黑才轮到加工。磨粉上蒸、倒入榨机、皮带传送、装入箩筐,动作紧凑而麻利。待摸黑忍着饥寒将榨好的年糕推到村口时,母亲已早早叫我们兄弟两人在此候着,帮忙拉车上坡回家。

    晚饭后,一家人围在一起掰年糕,将粘叠在一起的年糕层层掰开,摊于临时卸下的房门板上。闻着米香、谈着愿想,父亲的脸此时疲惫而知足。

    那时,我正念小学,年糕厂就在学校斜对面。下课时,喜欢和同学去看榨年糕。在这户与下户之间,机器会暂停一会儿。此时榨机口会留下一小截馃头,热热软软。胆大的同学上去用手刮下,搓揉成团就吃。我也会在边上候着,有时能分得一小团,虽是淡味,却甚是好吃。

    说到吃年糕,自是有许多吃法。最简单的,就是水煮年糕。那些年油水少,饭量特别大,听母亲说,村头的雪刚早上要吃12根水煮年糕。也可在早上捞好饭后,将切段的年糕推入粥中煮着吃;若是先在少量菜油中煎成两面焦黄,再倒入红糖水拔丝就更美味了;要是不喜欢吃淡的或甜的,还可做青菜芯炒年糕或汤年糕。将年糕切成斜刀片,配以地里刚摘回的菜芯,用猪油清炒或放汤皆可。

    踩着黄渍的残雪,端一碗菜芯汤年糕到隔壁家院子里,寻个有太阳又避风的地方拉一根板凳坐下,边吃边聊也是惬意。待到春水四溢、草长雨润时,浸在缸内的年糕也即将见底。此时若是挖几棵春笋,割几两里脊肉,用猛火爆炒出肉片笋丝年糕,味道极鲜。

    外婆出身大户人家,面慈心善裹小脚,不仅祝愿语说得好,烹饪年糕的方法更是高妙。那年冬天,天寒地冻,白雪皑皑。母亲接外婆来我家小住。老人整天围着蓝土布围裙,下面藏着火熜烘手。我捞一根年糕放于火熜的黄铜隔栏上,这才出门玩雪去。四处出奇地静。门口青菜被雪覆盖不见了绿,竹梢低垂,偶有觅食的麻雀掠过,许是那闪翅抖落了积雪,哗的一声,正好落在一串新鲜的黄鼠狼脚印上。叫上隔壁小伙伴一起滚雪球、打雪仗,等手冻得没了知觉才尽兴回屋。这时,外婆火熜上烘烤的年糕就像被施了魔法:浑身膨起,外焦内糯,米香四溢。

    我自工作成家后,年糕已是平时就能在菜市场买到,再也不用等到临近年关才打年糕或榨年糕,但总觉得味不如前。如今的雪,也总觉得比儿时薄了许多。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  © 版权所有 衢州日报社 合作伙伴:方正爱读爱看网
   第01版:头版
   第02版:衢州新闻
   第03版:专版
   第04版:人文周刊
   第05版:人文·地理
   第06版:人文·世象笔记
   第07版:人文·悦读
   第08版:时事综合
年的记忆
吃年糕
起鱼塘
搓草绳,买猪肉
《吉祥图》
《吉祥图》
吃年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