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版:人文·地理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 
版面导航

第01版
头版

第02版
衢州新闻

第03版
人文周刊
 
标题导航
返回首页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2015年6月22日 星期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衢州三怪:
山水蕴民智
古城多故事
徐丽
  流淌的岁月与灿烂的传说,为钟楼植入了一份凝重的历史记忆。

  文/图 徐丽

  古城故事多。徜徉在衢州这座历史文化悠久的古城里,必然能于街巷深处拾得一个个遗落人间的传奇与故事,它们是窥见古城悠长岁月里世事变迁的眼睛,同时也记载并维系着这片土地与百姓。

  “衢州三怪”的故事,无论新老衢州人,想来都不会太陌生——早在300多年前,蒲松龄在《聊斋志异》上写过:“张握仲从戎衢州,言:‘衢州夜静时,人莫敢独行。钟楼上有鬼,头上一角,象貌狞恶,闻人行声即下。人驰而奔,鬼亦遂去。然见之辄病,且多死者。又城中一塘,夜出白布一匹,如匹练横地。过者拾之,即卷入水。又有鸭鬼,夜既静,塘边并寂无一物,若闻鸭声,人即病。’”

  关于“衢州三怪”,后人曾有附会:唐尉迟恭督造衢城,誓除三怪。恳请盈川城隍杨炯及其祖二郎神杨戬为助,戬以额上火眼远瞩,且上天入地求索,始知独角鬼者魁星之朱笔也,白布怪者观音菩萨之腰带也,鸭鬼者西王母瑶池中老鸭也。于是奏求玉帝降怪。后受命,以玉帝所赐三宝收服。一为魁星笔筒,二为观音拂尘,三为西王母发簪。

  一段段传奇故事,或惊或奇,可喟可叹,其中所蕴涵的民间智慧,一如古城中的九楼八阁十三厅般悠长深远。

  钟楼上的大头鬼

  钟楼背后的夜空,是蓝丝绒的颜色。夜风清凉,自钟楼底下的石砌门洞中穿过,檐角风铎随风晃动,发出空寂清脆的声音。此时若是独自行于钟楼之下,再想起“衢州三怪”中那个关于“大头鬼”的传说,难免会让人背后发毛。

  钟楼共三层,为重檐歇山式木结构,基座有四个门洞,东接钟楼巷,西为钟楼底,南连忠烈庙前,北通北门街。二层铺木板,三层楼阁上有一木架,上悬大钟,重约2500公斤,旧时由祥符寺僧人兼司晨昏。几十米高的钟楼并不见得是旧时衢城的最高建筑,但钟声却洪亮悠远,报的是晨昏时辰,街巷平安。

  一邑风景,万井人烟。伫立在濛濛雨雾中的钟楼,登高眺望,周边古迹赵抃祠、四角门厅、孔氏民居,尽收眼底。钟楼西面是古迹赵抃祠,祠中设一魁星阁,相传这“大头鬼”便是老魁星的朱笔所化。据说,大将尉迟恭被封为衢州门神后,誓除“三怪”。他请在地府为神的魏征向玉皇大帝奏了一本,讨来三件宝物。其中第一件宝物,就是魁星的笔筒,尉迟恭用它收服了朱笔精,也就是衢州百姓口耳相传的“大头鬼”。

  说起“大头鬼”被收服的故事,坊间还流传着另一个版本,这就难免要提起钟楼附近那一处名叫都堂厅的小巷,也就牵扯出了故事的另一位主角——北门街头那座都御使牌坊的主人王玑。历史上的王玑生于明代中叶,是衢州府西安县人,嘉靖八年(1529)考取进士,任兵科给事中。晚年回到衢州休养,以礼律己,和蔼待人。曾言:“平生无过人处,惟出处分明,未尝屈身降志。”山阴王畿在《明在庵王公墓表》中称赞王玑:“平生惟讲学一事,以忠信为本,致良知为的,圣贤可。”王玑最后官至佥都御史,所以也称他为都堂,他住的房子,后人称都堂厅。相传王玑自幼读书勤勉。一夕,少年王玑内急,入园圃如厕。急切中,他持灯置于一处,一手仍执书苦读。正读得入迷处,只听边上有声音嘟嘟哝哝地说:“都堂你好大的胆。”王玑一看,这才发现灯盏正好摆在一个小鬼头上。只见小鬼目光炯炯,头脸硕大,王玑却丝毫不惧,戏称小鬼“好大的头”。小鬼见王玑磊落胆豪,反倒“惊惶遁去”。

  两口水塘的精怪故事

  古城衢州,水系纵横,最出名的两口水塘当数城中的蛟池塘和县学塘了。黄梅时节的雨断断续续,落进两口塘中,打碎了平静如镜的水面,在一圈圈泛起的涟漪间,我们得以打捞起那些带着一丝神秘色彩的往昔。

  在衢州民间传说中,蛟池塘的“老鸭精”和县学塘的“白练怪”,与钟楼的“大头鬼”一道,并称为“衢州三怪”,并且都与大将尉迟恭有关。据传,老鸭精是王母瑶池里的一只老鸭,白布怪是观世音的腰带。它们受日月之精华,经千年修炼成精,然后背着主人,私自下凡祸害人间。除了收服“大头鬼”的魁星笔筒,尉迟恭还用王母发簪收服了老鸭精,用观音拂尘收服了白练怪精,从此,“三怪”便在衢州绝迹了。

  蒲松龄在《聊斋志异·衢州三怪》一文中记载,“老鸭精”潜伏在蛟池塘中,每当夜深人静它就会发“呱呱呱”的叫声,此时若哪个倒霉鬼从塘边经过,听到这种叫声,便会腹痛不已,重则一命呜呼。如果说蛟池塘“老鸭精”的故事,多少带着点匪夷所思的神怪意味,那么县学塘“白练怪”的故事,则明显多了一丝教化与思辨的味道了——我们不妨试着穿越时空,大胆模拟一个衢州人夜遇“白练怪”的场景:夜幕降临,月朗星稀,在水亭街米店做小工的王二忙了一天,在隔壁的肉铺割了二两五花肉,又去对面的酒坊吊了一斤烧酒,寻思着待会还得去街尾的布店给邻家的豆妞扯上两尺花布哄她高兴……一摸口袋,钱却不够。王二正沮丧着呢,当他走到县学塘边,夜里塘中的水气蒸腾上来,他揉了揉眼睛:“咦,那是什么?”只见一匹白练正静静卧在塘边的草丛间,在月色下泛着皎洁的光华。“也不知是哪个粗心家伙落下的”,王二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一圈,心里却打起了如意算盘:“虽然颜色素了些,但看起来料子倒是极好的,不如就捡了去送给豆妞吧!”只见王二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弯腰去拾,没想到白练突然腾空而起,瞬间把王二裹成了一只巨大蚕茧卷入塘中。第二天,米店老板开了店门,迟迟不见王二来上工,急得直骂“这个懒骨头”,而县学塘平静如昨,人们在塘边熙熙攘攘地走着,谁也没注意到塘边草丛中油纸包着的那二两肉和打碎了的空酒瓶。

  站在今天的县学塘边,凭栏而望,水波粼粼,灯火阑珊,抚摸着亭中前人留下的诗句,在好奇的同时,也令人不禁感怀于无情而有痕的岁月,以及老百姓在市井生活中提炼出的睿智。当年蒲松龄写下“白练怪”这则故事的时候,是否也在试图警示人们,不义之财不可取?

  如今,钟楼被评为国家级文保单位,县学塘和蛟池塘也成为市级文保单位,褪去了“衢州三怪”的神秘色彩,它们犹如洗净铅华的美人,在月光中愈加清凉出尘,从容地转身,只留下一串历史遥远的回音。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  © 版权所有 衢州日报社 合作伙伴:方正爱读爱看网
   第01版:头版
   第02版:衢州新闻
   第03版:人文周刊
   第04版:人文·地理
   第05版:人文·橘颂
   第06版:人文·悦读
   第07版:时事综合
   第08版:时事纵深
4
寻找衢州文化地标35.
山水蕴民智
古城多故事
罗汉井:
生命不能承受
之痛
1942年,发生在江山四都的抗日故事